阿放Hibou

没事发发牢骚的地方,随笔堆积处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11-2 (英文同人翻译)

URURU:

【突然忙碌.JPG】 这两天忙得只够搞搞翻译了,明天争取……_(:з∠)_


六火卡,全员向,无CP。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十一章 审判、陪审团和刽子手(二)

母性在红的身上看起来相得益彰。归功于和女儿在外面长时间的玩耍,她的皮肤闪烁着健康的光泽,阿斯玛死后、在她鲜红的双瞳之中一度熄灭了的火焰又再次燃烧了起来。作为一名单身母亲,红无法再回归到现役名单之中,但她依旧可以作为顾问与老师来履行自己的职责。几年后,等小未来再长大点,卡卡西会请她再次担任上忍老师。毕竟她把她的第一个队伍带得很好。

“未来向你问好。”红坐下的时候说道。尽管卡卡西已经是火影了,她在面对他的时候从未摆出太过公事公办的态度,这让他唯有感激。

想到阿斯玛家的小姑娘在问候自己,卡卡西微笑起来。“是吗?那个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渐渐在把她的妈妈逼疯。”红翻了个白眼,脸上却带着宠爱的笑容,“而且她一直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再过来看护她。”

“那是个仅限一次的活计,记得吗?”

“她似乎并不这么认为。”红轻笑着,“她太喜欢和你一起玩手指画了。”

“确切地说,是在我的身上玩手指画。”卡卡西好脾气地咕哝了一声。他现在依旧能在他最好的那件马甲上面发现颜料的痕迹。

“我想我并不是被叫来谈论我的女儿的。”红做出了正确的猜测,“至少不会是在早上七点。”

卡卡西叹了口气。去谈论小鬼头们比讨论谋杀案和可能存在的洗脑问题要轻松得多得多。“是啊……如果只是想进行一些社交拜访的话,我就直接去你那儿了。我是想要向你咨询一些事情。”

红立刻聚精会神起来,切换到了专业的状态。“我听说了一些有关谋杀案的流言。”

“是啊。你看火影岩山了吗?”

红向他皱起眉头。“很难不注意到那里。这很重要吗?”

这么说,暗部很成功地掩盖掉了这件事。红是个富有洞察力的人——如果明显有什么东西不对劲的话,她早就会注意到了。

“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情目前只能存在于我们二人之间。今天晚些时候,我会召集所有的家族首领与上忍们开个会,但是在那之前,我希望你三缄其口。”他开始进入正题,双手交叠在一起,目光越过自己的手指望向她。

“水户门炎在今天早上被杀害了。我有理由相信杀死他的凶手会将我与转寝小春定为他接下来的目标。”他说。哈。有理由相信。这是其中的一种说法。

红的脸色苍白起来。“炎大人……?你有什么猜测吗?”

“有一些。其中的一部分更加具体……有一点是,这个杀手一定用了某种思维控制的手段。”他将锐利的目光投向她。“这就是我来寻求你的帮助的原因——你知道有哪种幻术能控制其他人的思维与身体吗?”

红沉吟了一阵。“有写轮眼,可以进行催眠——但我并不需要告诉写轮眼都能做到什么。除此之外……有一些术可以让人相信他正处于某种情境之下,并且做出特定的行为。朋友被变得看起来像是一个死敌,类似这样的……”

她微微耸了耸肩。“幻术当然可以影响思维,它甚至可以对人脑造成永久伤害,但是思维控制?并不能直接办到这一点。只能让别人看见并不存在的东西。”

卡卡西皱起眉头。这与玄间的案例并不匹配。“所以被控制的人也不可能知道自己被控制了,对吗?”

“如果是幻术的话,不,不会。”

“我明白了。谢谢,红。”他叹了口气,用手搓了搓脸。他之前真该多花点时间用在睡眠上,但是在经历过昨晚的自我内心剖析与今早的混乱之后,他只剩下了几个小时。

或许是察觉到了他的不适,红探过身来,将自己的一只手盖在他的手上。“你还好吗?”她问,握了握他的手才松开。

啊,红。祝福她。他向她露出一个疲倦的微笑。“对于现在来说足够好了。”

他思忖着要不要告诉她有关中毒的事,但他并不确定自己现在能否承受住她的同情。虽然她能给他带来安慰,但现在他真正需要的却是保持镇定。他已曾一度屈服于自己的恐惧与愤怒——从现在起他需要让自己的头脑清醒而冷静。

红微微歪了歪头,用那双漂亮的眼睛仔细端详着他。他并不确定她是否相信他的话,但是不管她有没有信,她都点了点头,将这个话题就此揭过。

“我还能帮你什么忙吗?”她问。

“暂时没有了,但是在将来的几天内,我可能会问你一些更多的问题。哦,还有……”他简短地考虑了一下自己的下一句话,“告诉未来我这周可能会过去。向她问好。”

还有再见,或许。或许。

红微笑着,点点头,站起身来。“她听到这个会很高兴的。当你在的时候,我会把手指画的颜料远远拿开的。你要来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她转向房门的方向,意欲离开,但却突然停了下来。“哦……还有,祝你好运,卡卡西。如果你需要什么,只管开口。我会成为你的后盾。”她鲜红的双眼中闪烁着真诚的光芒。

卡卡西感激地点点头。“谢谢你,红。回头见。”

她离开后,卡卡西靠回了椅子上。这么说不是幻术了。出身于根的某个人,能够操纵思维,可能并不是一个山中族人——而且肯定不是一个写轮眼持有者。所以剩下的还有什么?一种全新的术吗?

他令自己的查克拉鲜明地闪耀起来,作为回应,一名暗部突然凭空出现,落到了他的办公室中。她单膝跪下。“我能为您做些什么,火影大人?”

“把奈良鹿丸给我叫来。”

她消失了;卡卡西双手交叠在胸前,闭上眼睛。他的胃在不舒服地翻滚着,后腰灼痛。封印在发挥作用。现在是时候去找出卡卡西的冷静能发挥什么作用了。
————————————

“我得说我真的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井野叹了口气,以手扶额。“一切都围绕着这个人到底可能是谁……我觉得自己像是错失了一大块线索。”

距离议员水户门炎被杀之事公布于众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小樱在这半小时内一直处于烦恼之中,什么也不想做,只想继续她对毒药的研究。并不是说这会起到什么作用。佐助已经给出了足够清晰的结论。

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村民们似乎依旧更多地处于毫无觉察的状态。当然,水户门炎的讣告令他们感到震惊,但是这讣告说得语焉不详,因此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威胁依旧存在。炎依旧是个老头子了;大多数人可能觉得他只是自然死亡了。

小樱因井野的话而发出一声呻吟,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讣告发出之后,她最好的朋友几乎是马上来到了她的家里,询问这件事是否与那个在追杀卡卡西的家伙有关。

小樱实话实说地告诉她,自己并不清楚。但井野因怀疑而拧起的眉毛却已经对两人说明了显而易见的一点:她们都觉得可能是这样的。

小樱把她的水平丢给井野。她的朋友轻松接住;但却向她丢去一个疲倦的眼神。她的眼下带着重重的黑眼圈。

“你需要适当地摄入水分。”小樱建议道。

“小樱~~别这么快就摆出医生的架势来。拜托了,你我都明白我需要的是睡眠,而不是水。”井野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但她还是打开瓶子喝了几小口。

“很明显,在我调查自己的家族的时候,我并不能得到足够的睡眠。爸爸从来没说过,成为家族首领会是一件……如此政治化的事情。”井野哀叹道。

小樱为她的朋友感到同情。“那就跟我说说。你在困扰着些什么?”

“只是单纯的……觉得不舒服,你明白吗?就像是我不信任我自己的家族一样。但是在这件有关思维控制的议论持续下去之后,我真的无法完全否认,会是我的族人之一做出这种事情的可能性。我只是无法想象我认识的某个人会做出这种事来。”井野叹了口气。

“我猜你永远无法知道一个人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小樱轻柔地说。她想到了佐助;然后很快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驱赶了出去。“你……你有什么成果了吗?”

“没有。开开心心、没心没肺的山中一族,全都是这样。要不是出了这桩不便的麻烦,我会为此而感到自豪的。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个疯子叔叔,戴着单片眼镜,整天发出怪笑呢?”井野将手指蜷成爪形,尽力做出邪恶狂笑的表情。

小樱咯咯笑了起来。“那可太方便了。”

井野突然坐直了身体。“假如说,真的一名山中族人干的这些事……你觉得我会因此而受到责备吗?”她皱起眉头。

“不——当然不会!”小樱惊诧地说,“卡卡西老师永远不会因为你的族人之一所做的事情而责备你——”

“但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负责的人我。当我在说成为家族首领是一件富有政治意味的麻烦事时,我并不是在开玩笑。这很艰难,宽额头。这真的非常艰难。还好我还有鹿丸可以同病相怜,因为我们都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但是……我真的想要的是……”井野垮下肩膀。

小樱感觉自己的喉咙打了个结;她想到了亥一,在她的童年之中,一个永远存在的、严肃却温和的形象。当她去找井野玩的时候,他总会在那里,就像他每次都会去学校接她的朋友回家一样。他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一个好人。他死去的时候只有四十二岁,而小樱没有一天不在想,那个男人值得更好的命运。

当她张开嘴,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的房间的门被砰地打开了。小樱——一名羽翼丰满、声望显赫的上忍——还有井野——一族的首领,并且很快就要晋升到上忍等级——都被狠狠地吓了一跳,险些做出与她们备受尊敬的地位所不相称的反应来。

“嗨女士们!”打断了她们的交谈的人是春野兆。他乱蓬蓬的粉色头发到处支棱着。呃啊。这屋子里没有其他人真是太好了,不然他就会看到把她们两个吓成这样的居然是她的父亲,一个万年中忍,永远无法成功潜行靠近一名上忍——除非对方又聋又瞎,还被用锁链捆了起来。“在门口有一位来找你们的年轻人。我已经让他上来了,他看起来非常面熟!”

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小樱认出那是他在表示“我在开玩笑”时会做出的表情。她发出了一声呻吟。“让我猜猜;是鸣人。”

“事实上,是我。”佐井说,在兆让出路来时走进房间。他四下环视一周,小樱顿时为自己漆成了粉色的墙壁和印花的羽绒被而感到窘迫不堪。

佐井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房间;鉴于他喜欢妄下推断的性格,她很肯定他将会说些什么,来评价这屋子的……呃,幼稚。

小樱向她的父亲怒目而视。一会儿他们得谈谈。她从床上一跃而起,抚平自己的裙子。“佐井?有什么要紧事吗?”

令她惊讶的是,佐井只是微笑着,将所有可能存在的、关于她的房间的想法留在了肚子里。哈。或许他总算有点进步了。

“也没什么,我只是来这儿通知你一声,卡卡西老师要我们去参加另一场回忆。”佐井微笑着回答,“看起来他想出了一个抓住狐狸的计划!”

(TBC)
————————————


不是我不想码字……这两天突然巨忙,每天剩下的一个多小时只够搞点不用太动脑子的翻译了。而且这个文的剧情真的挺棒的,悬念和紧张感营造得很好,之前没看过的姑娘们不妨补补前文~


明天我争取更一章Vice Versa……然后后天更新稻草人。当然计划随时可能更改,不能做任何硬性保证……